飞艇计划APP

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这名原高校副校长受贿获刑 妻子与其一起腐化堕落

这名原高校副校长受贿获刑 妻子与其一起腐化堕落

02.jpg?x-oss-process=style/w10

李延臣,上海海洋大学原副校长。筱崧 摄

以身试法之后,上海海洋大学原副校长李延臣终于悟出了这样一个简单朴素的道理:“现实生活中,人人都需要钱。但不该是你拿的钱,你拿了,就会变成罪证。所以,赚钱也要走正道,不能贪婪无度、欲壑难填,否则必会跌入深渊。”

据上海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介绍,李延臣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出入私人会所,违规接受宴请;违反组织纪律,个人擅自决定重大问题,拒不执行党组织作出的重大决定,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违反廉洁纪律,收受礼金;违反生活纪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物,犯受贿罪,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3个月。

人们唏嘘,这样一个身居“象牙塔”、本应为人师表的大学副校长,到底是怎么丢掉了底线,一步步沦陷?

“内心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压抑怒火”

一次岗位调整“掘”开了他的思想堤坝

如今,回头来看李延臣的履历,颇具讽刺意味——

1988年,23岁的李延臣从上海铁道学院(1995年更名上海铁道大学)毕业,这对于从山沟里走出的他而言,颇有意义。“十五年寒窗苦读,换来了本科毕业证和学士学位证,着实令自己兴奋了好几天。”他坦言。由于其平日踏实刻苦,早早入了党,又曾被评为上海市三好学生、上海市优秀毕业生,系党总支讨论决定让他留校任思想政治辅导员。

那时经常做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的李延臣或许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竟会沦为这样的反面典型。

由于个人上进,又熟悉工作环境,在组织的培养下,李延臣很快就进入学校中层干部队伍,1991年兼任系分团委书记,1996年便被提任为土木建筑学院副院长,1998年又被提任为学校总务处处长,可谓是一帆风顺。

“用现在的话说,当时令很多同龄人‘羡慕嫉妒恨’过。那时的自己,思想单纯、思维活跃,没有太多的功名利禄和私心杂念。”李延臣说。

然而,习惯于顺风顺水的李延臣对组织的正常人事决定没能做到“得之坦然、失之泰然”。2000年,上海铁道大学与同济大学合并重建,他被调整任同济大学后勤集团副总经理。“正职副岗”的安排,使他“思想上产生了很大的逆反情绪,内心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压抑怒火”。他在忏悔书中写道:“就像燃起的篝火,遭遇一盆冷水泼洒,虽没有熄灭,但也确实冲击不小,也从中察悟到一些官场的道理。”

李延臣察悟的所谓“道理”,并不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豁达思想,而是“朝中无人不做官”“没有血缘、裙带关系的‘草根’,只有靠朋友关系才能获得成功”这些歪理邪念。

铁道工程专业出身的李延臣,愈发觉得“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校园里的生活很难耐”。于是,他依靠朋友接了一些工程技术服务项目,赚起了“外快”。也正是从那时起,他开始接触基建行业,了解了建筑行业的各种“规则”,也看到了工程老板是如何迅速发家致富的。“这在无形之中点燃了他的欲望。”上海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介绍说。

2002年3月,李延臣调任上海立信会计高等专科学校(该校2003年升为本科院校,并更名为上海立信会计学院)副校长,分管后勤工作。重燃工作激情的他,起初还总结出这样一个人生格言:做人是根本,做事是关键,做官是升华。“没有做人的根本,一个人什么也做不好,做不成事只会耍嘴皮子、动歪脑筋,只会被人瞧不起,只有做人做好了,又能为百姓做好事,大家才会拥戴你做他们的领导。”李延臣解释道。

然而,好景不长。由于他“个性较强”,常常与他人意见相左,再加上他自认为已经“结构封顶”,干得再多薪水也不会多一分,“不如及时享乐,拿点实惠算了”。

就这样,李延臣渐渐忘记了自己的党员身份,开始放纵欲望、恣意妄为,在负责学校基建项目的过程中,大肆收钱敛财、纵情声色犬马,彻底蜕化变质了。

信奉“干一个项目结交一帮朋友”

“朋友圈”成了“利益圈”

历数李延臣犯下的种种错误,其中最直接的一个原因,便是他错误的交友观。

在担任立信学校副校长之前,他在工作中形成了一个自己比较得意的观念:“干一个项目,结交一帮朋友。”

“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李延臣说,在他做工程项目“乙方”时,这个观念使他受益匪浅,也帮他快速打开了工作局面,“干一个项目,结交一帮朋友”的观念便固化在脑海里,形成了一种工作理念。

然而,“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也正是这个理念,使他沦落到今天的结局。

“后来分管学校基建工作,负责发包项目,担任‘甲方’,身边的‘朋友’更多。”李延臣坦言,用这一理念指导工作带来的后果,一是给那些不法商人留下更多“钻营”的空子,他们借此投己所好、拉近感情,掩盖利益交换的实质;二是容易被所谓的“友情”麻痹,而放松警觉、放松纪律约束,失去职业操守,滥用手中权力。

立信学院文汇路2号地块承包经营权的来回“转手”便是一例。

计某是上海某科技公司法人,一次偶然的机会,与李延臣成了“朋友”。2002年底,他租下2号地块的承包经营权,将一层用来开食堂,二层用来开网吧。可是经营不久,两个楼层的经营状况便如冰火两重天,食堂亏损不断,网吧则赚得盆满钵满。于是,计某找到李延臣,大吐苦水,希望学院能够对食堂自负盈亏,经营得热火朝天的网吧则继续由自己负责。

没想到,一向头脑精明的李延臣居然二话不说,爽快地答应了这“赔本买卖”。

后来,在李延臣的极力说服下,学院以1100万元的价格买下了2号地块近40年的承包经营权,一楼交给学院后勤服务中心开食堂,二楼继续出租给计某开网吧,并且还帮助网吧进行电力扩容。不仅如此,李延臣还让学院给了计某近200万元,当作此前食堂装修、购置桌椅设施等方面的补偿。

计某“知恩图报”。当李延臣提出妻子要买一辆车时,计某心领神会地送上了16万元现金;当李延臣提出买房子有资金缺口时,李延臣妻子的账户上便多了15万元……不仅如此,计某每年春节都要给李延臣拜年,红包礼金自然少不了,四五年时间就累计40多万元。

私人的腰包越来越鼓,公家的损失越来越大。为了把学院亏空的窟窿补上,李延臣还违反“三重一大”相关规定,未经学院党委会审议转让价格和受让方,擅自决定以远低于市场价格将地块承包权转让给上海一实业公司法人陈某某的亲属。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