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成职称网

综艺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 综艺 > 网络综艺的价值引导方式及效果分析——以《明星大侦探》为例

网络综艺的价值引导方式及效果分析——以《明星大侦探》为例

【摘要】网络综艺迅猛发展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带来了低俗、过度娱乐、价值引导乏力等突出问题,在营造“清朗的网络空间”战略背景下,强化网络综艺价值引导功能具有重要的意义。芒果TV制作的大型自制明星推理真人秀节目《明星大侦探》自2016年第一季上线以来,播放量取得良好的成绩,这里对其价值引导方式效果进行分析,并对网络综艺价值引导的局限性进行思考。

【关键词】网络综艺;价值引导;《明星大侦探

媒介可以影响一个时代的发展,也可以塑造一个时代的逻辑。互联网进入中国20多年来,不仅在各行各业展开了互联网技术革命,同时也极为深刻地改变着人们的心理、认知与行为。尤其是对于“网生代”而言,互联网伴随他们成长,与互联网的自然相融使得其思维方式、认知过程与行为逻辑都具有了鲜明的特征。作为网络用户广泛接触的网络综艺来说,因其较强的交互感、体验感和互动性,短短几年时间里便实现了跨越式发展,成为视频网站重要的流量入口,大有与电视综艺平分秋色之势。

但是,在网络综艺快速发展的过程中,也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低俗、过度娱乐、价值观引导乏力等突出问题,因此网络综艺也一直是政府监管的重点领域。仅2017和2018年,国家广播电视主管部门就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网络视听节目创作播出管理的通知》《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关于进一步规范网络视听节目传播秩序的通知》《关于做好暑期网络视听节目播出工作的通知》《关于进一步加强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文艺节目管理的通知》等文件,一方面可以看出政府监管的决心与力度,另一方面也确实可以体会到营造“清朗的网络空间”的重要性与紧迫性。

基于此,本文以《明星大侦探》为例,对网络综艺的价值引导方式与效果进行分析。该节目是芒果TV推出的大型自制明星推理真人秀节目,自2016年第一季上线以来播放量取得了很好的成绩,也获得了多方好评。尤其在价值引导方面有不少亮点,其通过梳理案件找出凶手传达给观众邪不压正的价值取向,赋予了节目惩恶扬善、彰显普法的价值核心。

一、营造“清朗的网络空间”:网络综艺急需提升价值引导能力

(一)网络综艺急需遏制媚俗化倾向

媚俗化倾向,是指媒体以低级趣味的内容和感官刺激的画面来吸引受众注意力、迎合受众猎奇心理的一种信息传播倾向[1]。这一问题主要出现在网络综艺发展初期,此时电视综艺以较高的制作水准、强势的平台资源在综艺节目市场占据主导地位,较为孱弱的网络综艺则针对互联网的私密场景特性生产媚俗化的内容迎合观众隐蔽的低级欲望,以获得关注度,同时较为宽松的网络环境和政府监管的缺位和滞后,更加助长了这一不良倾向。例如,不少网络综艺常出现嘉宾语言粗俗、贬低女性、鼓吹拜金主义的现象。众多网络综艺的主创人员对网感存在着明显的误解,他们将互联网视为激发欲望的场所,过度凸显欲望化修辞在综艺内容表达中的作用[2],从而使网络综艺沦为媚俗化的重灾区。

(二)网络综艺需慎重设计节目中的伦理关系

伦理问题主要出现于网络综艺真人秀节目中,在这类节目中,制作组需为参演真人预设既定的情境和规则,以营造一种虚拟的人与人、人与环境之间的关系,因此可能故意设计与现实道德伦理相矛盾的陌生化关系,以制造出戏剧化的效果。但不少节目没有把握好尺度,突破了伦理底线,以猎奇的内容迎合观众的幻想。比如《爸爸去哪儿》第四季,安排临时父女董力和阿拉蕾像亲生父女一样完成各种任务,并且多次有“父女”拥抱画面,引发了关于消费儿童的争议。同时,节目还在剪辑上有意渲染二人互动的镜头,在宣传上强调“蕾力CP”的甜蜜。在这种语境下,“蕾力CP”已然成为一种象征恩爱、父女恋的畸形符号[3]。

(三)为“娱乐化”划底线:网络综艺节目功能要趋向多元化

在网络综艺的内容制作上,大部分过于强调娱乐功能。这是因为网络综艺的内容播出方相较于电视台,“把关人”的意识以及媒介传播的大局观相对缺乏,赢利的诉求更加强烈,发挥节目的娱乐功能最贴合受众的需求,变现的可能性也随之增强。但随着技术的发展和媒体融合时代的到来,视频网站正在成为重要的新媒体传播阵地,牵动着越来越多的社会主流人群,因此网络综艺所承担的功能也应该越来越丰富,不能再仅仅充当空洞的娱乐工具,要促使网络传播趋向良性发展。

(四)网络综艺节目呈现要避免亚文化泛滥

网络亚文化是指网络虚拟世界中的边缘文化,这些文化样态在发展过程中受到网民的追捧,并向着背离主流价值观念的行为模式方向演进[4]。网络综艺作为极具网络特性的视听形态,在内容上往往糅合了大量的网络亚文化,比如污文化、宅文化、丧文化、吐槽文化等。适当融入亚文化可拓展节目传播的圈层范围,更加贴合网络受众的内容解码偏好,但若不加选择而导致泛滥,将带来节目内容的低俗化,甚至可能解构、破坏、消解主流价值观。

二、节目内外合力:《明星大侦探》的价值引导方式

网络综艺在价值导向上的乏力,影响了整体的内容生态和节目质量,节目生产者应创造性地将主流价值观融入节目内容之中,并通过节目外化平台深化价值引导效果。

(一)节目内的价值引导设计

1.意见领袖的“专业+流量+影响力”组合

随着新媒体技术的发展,意见领袖不再局限于传统意义上的权威人物,实现了从拥有“渠道”到拥有“流量”的转变[5]。在《明星大侦探》中,明星嘉宾对于节目的价值引导效果提升具有重要的作用。其中,常驻嘉宾何炅和撒贝宁是资深主持人,以高情商、高学历以及强大的专业素养为人所知。另外,有年轻的流量明星或近期热度较高且适合节目特质的演员,如以吴磊、林更新、白敬亭等为代表的明星拥有庞大的粉丝群体,以潘粤明、张若昀、刘昊然为代表的演员则因为代表性的“神探”角色为“侦探迷”所熟知。第四季还引入了心理、刑侦、医学等领域的专家。由此可见,从资深主持人、各行业专家到年轻演员,不同类型的嘉宾针对不同圈层的传播受众,扩大了价值引导的辐射范围,而意见领袖的公众影响力,也增强了传播的说服力和公信力,极大提升了受众的接受度。

2.“间离效果”的暗示表达

相较于《奇葩说》等语言类节目,《明星大侦探》的价值引导方式主要通过情景模拟的暗示而非言语的直接表达。节目中,嘉宾须分别扮演不同的角色参与到故事中,而每个角色都有特定的性格、职业和背景,但不同于虚构类影视作品的是,扮演者具有双重身份和双重视角,构成了天然的布莱希特式表演的合理情景。嘉宾一方面需要浸入故事中,表演、讲述人物自身设定的经历和情感,以增强角色的说服力,营造情境和氛围;另一方面需要从故事中脱离出来,以旁观者的视角寻找线索,挖掘隐藏的人物关系,逐步还原案发过程。这种“间离效果”对于价值引导具有重要的意义。首先,“间离效果”可以避免观众过度移情,嘉宾的陌生化表演会时刻提醒观众“故事是假的”,将观众从情感中抽离出来,回归冷静客观的旁观者视角。其次,“间离效果”可以引发观众的批判性思考。从感性的移情中脱离出来后,寻找线索、解开谜题的剧情动因可以激发观众的逻辑思维,嘉宾对于角色的批判性评论也将提供多层次的思考,价值观念也由此潜移默化地表达出来。比如,第一季第7期《请回答1998》中,罪犯扮演者撒贝宁在最终投票环节选择自首,并强调凶手带着金条离开只是游戏设置,犯罪的道路应该终止,他在游戏中完成角色的救赎,也强调了节目的价值立场定位。

3.“近因效应”的明示强化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