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艇计划APP

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原创 惨遭支付宝、微信挤压,夹缝求生!终成A股支付第一股

原创 惨遭支付宝、微信挤压,夹缝求生!终成A股支付第一股

随着移动支付时代的到来,人们的支付习惯和需求也发生了变化,“无现金社会”将是货币形态演变的必然趋势。

水电煤气缴费、信用卡还款、手机充值、银行转账……提起这些熟悉的场景,相信很多人一下子就会想到便利店的“拉卡拉”。

A股支付第一股

如今,在经过了借壳折戟(重组西藏旅游失败)、一分为二(将非主营业务的小贷、保理等增值金融服务剥离)等挫折和调整,拉卡拉两年多的谋求独立上市路终于走完。

3月26日,中国证监会发行审核委员会召开了第9次和第10次工作会议,共审核5家首发企业申请,其中拉卡拉支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拉卡拉”)成功过会,顺利通过审核。

支付机构上市不容易,之前只有汇付天下一家在香港圆梦。如今,拉卡拉即将成为“A股三方支付第一股”。

从披露更新过后的招股书到通过发审会,拉卡拉只用了两周的时间,堪称以“冲刺”的速度叩开创业板大门。

看似迫不及待的上市过程,其实拉卡拉的上市之路并不顺利,也是一条崎岖辗转的荆棘之路…

支付行业“探路者

拉卡拉成立于2005年,是我国最早一批专业从事第三方支付业务的企业,由有道创投、孙陶然、雷军共同出资设立,最初靠提供信用卡还款、水电煤缴费等便民金融服务起家,几乎在一段时间在大众的印象中等于帮信用卡还款。

拉卡拉的创立跟孙陶然有莫大的关系,孙陶然有着数次精彩的创业经历,在办过《电脑周刊》、建立过蓝色光标之后,对市场敏锐的孙陶然把目光投向了金融支付。

他注意到当时银行的信用卡发卡力度加大,但还款是个问题。显而易见的是,刷卡支付有望变成用户的下一个消费习惯,但到网点去柜面还款肯定不方便,网银普及程度也不够,同理还有其他生活缴费等其他业务,孙陶然想到要把终端机和互联网结合,用线下刷卡方式解决网络支付,既能降低门槛,又可与银行错位竞争。

刚刚成立,拉卡拉就做了中国第一个电子账单服务平台;

2006年11月,拉卡拉牵手中国银联,开始推广电子账单支付服务及银联标准卡便民服务网点;

2007年,拉卡拉在北京、上海地区展开便利支付点建设,上海地区近2000家快客便利店成为网点。

拉卡拉在这些便利店里设了个多功能机器,可以用来缴纳水电煤气费、手机话费、信用卡账单等,这些机器便是孙陶然理想中“便民金融支付网络”的第一块拼图。

711、快客……这上千家便利店撑起了拉卡拉的便民支付网络,打开了市场的大门。

据统计,2008年的时候,拉卡拉平均每月新增网点1000~2000家;

2009年,拉卡拉已经在全国近百个城市设置3万余个便利支付点;

2011年底,拉卡拉的各种终端已经遍布全国200多个城市,50000多个便利支付点——“线下”基因也由此种下。也是在这一年,拉卡拉成为央行第一批颁发的27家《支付业务许可证》单位之一,获得全国性收单、网络支付、电视支付、预付费卡受理等业务许可。

2012年进入国内银行卡收单行业,专注于实体小微企业的收单服务。那时候移动支付刚刚冒头,支付宝当年更多的是作为淘宝的支付工具存在。

2014年,二维码初入支付江湖。此时,扫码支付宛如一夜春风迅速吹向了支付市场,支付宝和财付通开始垄断市场上的个人支付业务,易观报告显示,两大巨头的市场份额占比之和已经超过了90%。

2015年起,转型过后的拉卡拉进入快速发展期,并实现盈利。

2015年下半年,拉卡拉开始开展第三方支付增值金融服务,一年之后,又剥离了增值金融服务,专注于以企业收单为核心的第三方支付业务经营。

截至2018年末,拉卡拉POS机具及扫码受理产品累计覆盖商户超过1,900万家,业务覆盖全国超400个城市及1000多个县域地区,并且收单业务交易金额逾3.65万亿,占比已达89.29%。

惨遭支付宝、微信挤压,夹缝求生

回望第三方支付市场的2014-2018年,是支付宝和财付通“万丈高楼平地起”的五年,也是中小支付企业夹缝求生的五年。

这五年,市场从广阔蓝海变成红海,央行监管重锤接连落下,巨额罚单不断,牌照不再新增、续展收严,牌照价格水涨船高。

于是,“卖身”成了不少企业的最终选择,但这不是拉卡拉想要的结果。好在,作为“老前辈”对市场的理解很到位,利用一次成功的转型,拉卡拉度过了难关。

面对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双面夹击,拉卡拉不得不转型,聚焦企业收单市场带来的机会,这一领域竞争对手较少,阿里和腾讯等巨头也尚未对这部分ToB支付业务产生关注,拉卡拉充分享受了企业收单市场的红利。

根据招股书显示,拉卡拉在2015年开始扭亏为盈,2016年-2018年的营收分别为25.6亿元、27.85亿元、56.79亿元,净利润分别是3.26亿元、4.64亿元、6.06亿元。

也有人说,拉卡拉在移动支付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由于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双重夹击,拉卡拉个人支付业务收入持续下降,2016年至2018年,个人支付收入分别为1.3亿元、0.9亿元以及1亿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16%、3.41%以及1.9%。

对此,孙陶然分析道,在扫码支付上,拉卡拉与支付宝、微信并非竞争关系,而是耦合关系,拉卡拉是渠道、受理方。因为微信和支付宝是付钱的,拉卡拉是收钱的。“你在扫码支付的时候,你可能扫的是微信和支付宝,但是扫你码的那台机器,它可能是拉卡拉的。”

事实上,前些年一些报道显示,拉卡拉在全国连锁便利店等地铺设50多万台便民自助终端。而今,根据招股书,拉卡拉的个人支付业务在全国371个城市的便利店内铺设近10万台自助支付终端。也就是说,这些自助支付终端实际上已在大量消失。

另外雪上加霜的是,近两年,为了刺激商户规模的增长,拉卡拉提高了对拓展服务机构的分润标准。根据招股书,2016~2018年,拉卡拉平均收单净费率分别为0.12%、0.12%、0.14%。同时,2016-2018年,商户拓展服务占渠道代理收单业务收入比例逐步上升,分别为45%、56%、67%。由于依靠渠道扩张成为这两年主要营销方式,让拉卡拉的毛利空间逐步受到挤压。

还有拉卡拉曾经引以为豪的收款宝,自面世以来就被多家媒体指责“套现”。

2017年7月,杭州豆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豆贝”)利用拉卡拉POS机和拉卡拉“K12课外教育领域POS+业务唯一合作伙伴”授权书,向全国千万家教培机构推销、兜售收银支付系统,2018年10月,全国数千家教培机构学费惨遭冻结,无法提现,涉及金额高达千万之巨,受害商户刷入拉卡拉POS机的学费竟被杭州豆贝卷走,众受害者纷纷向拉卡拉公司电话咨询或投诉,令人失望的是,拉卡拉始终避重就轻,置身事外……

此外,拉卡拉多次收到人民银行的支付罚单。

2018年2月,拉卡拉支付有限公司浙江分公司未按规定建立有关制度办法或风险管理措施、存在危害支付服务市场的违规行为,合计处4万元罚款;

2018年9月4日,湖南分公司因对商户实名制落实不到位等情况被要求限期整改并处以1万元罚款;

2018年12月,黑龙江分公司、湖北分公司因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相关规定被处以3万元罚款、5.2万元罚款;

2019年1月16日,中国人民银行南京分行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拉卡拉江苏分公司存在商户巡检不到位等情况,违反了银行卡收单业务的相关规定,对拉卡拉江苏分公司处以4万元罚款。

总之,立足于市场二八分化严重、监管趋严、屡遭罚单、牌照紧控的支付业,拉卡拉的存活和做大显然并不轻松。

最后

“上市是企业的成人礼。”—— 拉卡拉董事长孙陶然曾说道!

已经踏上A股大门的拉卡拉,凭着一份坚持终于在2019年迎来了上市的辉煌时刻。但是上市并不意味着结束,“成年”也意味着另一段艰苦历程的开始…

相关信息: